黄色软件免费下载

1006_a2044

Home  >>  未分类  >>  1006_a2044

1006_a2044

On 二月 21, 2021, Posted by , In 未分类, By , With 1006_a2044已关闭评论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最后,贺父贺母成功地留了下来,虽然他们已经吃过饭了,贺母存了给儿子牵线的意思,为了早日抱孙子,也是很拼的。

包厢早就订好了,不过来的人比想象中的多,所以原本的两桌,不得已增加到四桌,全部拼接在一起。

这样,大家就坐在一起,虽然距离可能稍微远一点。

主角是宋唯一和赵萌萌,今天还破例喝了酒,红酒。

最后,一个三层大的蛋糕,推了上来,给她们准备的惊喜。

气氛很好,大家坐在一起无拘无束,嬉戏玩耍,全然的放松着。

很有意思的是,贺母看中了穆安安,觉得这个长发姑娘长得好,笑起来甜甜的,讨喜。

于是,在坐的时候,故意在穆安安的右手边坐下来。

酒过三巡,大家都聊开了,贺母也悄悄地观察了旁边这个女孩子,觉得自己的眼光很准,就开始寻思着打探打探。

“姑娘,是唯一的大学同学吧?”

穆安安正喝着小酒,冷不丁听到旁边的阿姨这么问,有点蒙圈。

恬淡素净美女的日常

两人比邻而坐,没什么交集,就刚才她倒酒的时候,礼貌地给阿姨倒了一杯而已。

“额,是的,我是唯一和萌萌的大学室友。”

贺母一听,浑身激动的跟打鸡血一样,室友?这么说唯一肯定很了解了?

“怪不得们这么有心,原来是好朋友。”贺母开怀笑,越看越是满意。

自己的儿子坐在对面,这混小子,刚才让他坐在自己旁边,他竟然拒绝。

难道,是已经猜到她要给他找老婆了?

贺母不是很高兴。

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旁边的姑娘有没有男朋友,只好忍着,一个晚上找话题跟穆安安聊天。

等散场的时候,偷偷跑过去问宋唯一。

“唯一啊,今晚坐我旁边的那个叫穆安安的姑娘,有没有男朋友?”

宋唯一噗的一下,安安?

她摇头,“没有。”

“哎呀,我看这姑娘是好姑娘,跟承之很配,说是不是?”

宋唯一跟贺母其实是第一次见面,但没想到贺母竟然是一个如此活泼可爱的人,顿时忍俊不禁。

“好像是这样的。”宋唯一瞅了瞅贺承之,煞有介事地点头。

“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错,也是这么想的就好。”有人附和,贺母高兴了。

儿子既然不喜欢那些千金小姐,那就找个小家碧玉呗。

她对儿媳妇,可是很不挑的。

等贺母离开,裴逸白才微微低头,问宋唯一。

“哦,贺阿姨准备给承之物色老婆。”

给贺承之?

裴逸白拧眉,“那跟有什么关系?”

“有,因为贺阿姨看中了我室友,来问她是不是单身。”

裴逸白“……”

散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赵萌萌喝了好几杯红酒,她酒量不错,也不头晕不醉酒。

裴辰阳被灌了不少,这会儿完全是半瘫在车上,让司机送他回去的。

“萌萌,跟辰阳一辆车,他喝多了,没个人看着,不放心。”赵母轻拍赵萌萌的肩膀,示意她上车。

“兔兔我带着,我和爸先回去了。”

赵萌萌还没说话,赵母就钻进车里了,她只好慢吞吞地爬上裴辰阳的车。

车上都是酒味,裴辰阳闭着眼睛睡着了。

“幸好不说胡话不打闹。”赵萌萌心道,否则照顾一个醉鬼,得多累?

“开车吧,回去了。”她吩咐前面的司机,没多久,车子就发动了,在黑夜中往前行驶。

裴辰阳的外套早就脱了,随意地仍在旁边的座位,领带还系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俊脸很红。

赵萌萌拍拍他的脸,“裴辰阳,裴辰阳?”

他歪歪扭扭地靠着座位,赵萌萌想给他松开领结都不行。

“我才是主角,喝这么多,是怎么回事?”赵萌萌纳闷了,这主次颠倒了吧?

没人回答她的话,裴辰阳继续呼呼大睡。

“真是服了,这样也还睡得着。”赵萌萌嫌弃到不行,不管裴辰阳难不难受,直接扯住他的领带,让他倒到自己这边。

“唔……”裴辰阳闷哼,脖子一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赵萌萌放大的脸蛋,就在眼前。

他眨了眨眼,张嘴说话的时候,伴随着一阵浓浓的酒气。“萌萌…………谋杀亲夫啊?”

赵萌萌正卖力地给他解领带,见裴辰阳睁眼了,理直气壮地说:“谁让怎么都叫不醒?”

说话间,裴辰阳的领带已经被她抽下了,顺便将他衬衫上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都解开。

“唔……果然舒服多了。”裴辰阳喟叹一声,将脑袋枕在赵萌萌的腿上,轻轻蹭了蹭。

“别乱动,要睡就睡觉。”赵萌萌在他的脸上轻轻拧了一下,瞪着眼警告他。

一个酒鬼,一开口全都是酒味,以后一定要禁止裴辰阳喝醉。

“不想睡了。”裴辰阳动了动脑袋,睁开眼睛。

她的脸正好就在上方,一眼看到的,是赵萌萌的下巴。

他傻笑,大手凑了过去,“宝贝,今天毕业了,开心吗?”

赵萌萌正要回答还行,裴辰阳就自言自语地点头。“开心,开心死了。”

不是在问她吗?他自己回答,是怎么回事?

赵萌萌满脸黑线。

裴辰阳打了个酒嗝,找到赵萌萌的手,握住,十指紧扣:“毕业了……”

“对,毕业了。”

“就可以嫁给我了,当我老婆。”裴辰阳睁开眼睛,傻笑。

赵萌萌“……”

没有等她说话,裴辰阳一股脑爬起来,头重脚轻的,两度栽倒。

赵萌萌确信,他是真的醉了,醉的不知天南地北。

“好了,躺着,别说话。”她皱眉,警告裴辰阳别折腾,他却坐直了,看着她的眼睛。

“不愿意吗?我这么帅,这么好,这么爱,要是不把我看紧了,小心便宜别的女人。到时候,就是痛心疾首,也没有用了呀!”

赵萌萌听着他条理分明厚颜无耻的话,秀气的眉毛往上一挑,“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

“什么真醉假醉?我没醉!”裴辰阳用力强调。